【黑花】名字还没想好

*送给北鼻

*密医瞎x不良少年花

*ooc有,慎





人呢。
瞄一眼手机屏幕,约定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。现在还是上课时分,楼道里空无一人。他站在顶楼锁着的门边下一段台阶上,百无聊赖地打量四周。

阶梯拐角。
一张课桌,两把椅子。
桌前是整面墙大小各种拼接的透明玻璃窗,中间破了一块。好在这几天冷归冷,没什么风,不然鬼愿意站风口边傻逼兮兮等人。
从他的角度透过窗能看到一部分很少注意的教学楼和外围的公路,以及现在变得阴暗的天。
………视野不错。
既然有凳子不坐就是傻子,解雨臣趴在桌上玩儿起了俄罗斯方块。反正没事干,不在教室还能光明正大玩手机。



黑眼镜叼着烟走上楼梯时看到这样一幕,解雨臣单手撑颌反身跨靠椅背,左脚随意架在椅腿杠上,另一只手抓着手机搭在膝盖,斜眼朝他看来,拽的二五八万似的。
待他走到跟前,解雨臣自然地捻过烟头狠狠吸了口,呼出来的烟雾喷他一脸。
黑眼镜爱极了他这时的神情,算不上嚣张,带着些挑衅,慵懒又傲慢,上挑的眼尾里藏着不屑。
真该让学校里的人来看看,这人身上哪有半点好学生的样子,黑眼镜想着,抬起他的下巴,贴上还在吞云吐雾的嘴唇——
吻落在横插一脚的食指上。
所谓的好学生靠过来,他们额头对额头,鼻尖碰鼻尖,呼吸喷洒在彼此的脸颊上,专注得仿佛眼里只有对方。
“二十分钟。”解雨臣看着他,放低了声线。无良的密医笑得很是欠扁,把人按桌上顺手摁灭了烟头,“我才下班………”
他贴着恋人的唇瓣,语调轻柔好似呢喃。




tb个c……

评论(8)
热度(4)

© 挽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