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瓶邪# 阿克班玛

#瓶邪#

阿克班玛

◆在元子太太的LOFTER翻到这个视频,曲子循环两天了。 
http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NTYxMTA3NTE2.html?x
建议当做BGM

◆BUG什么的就无视吧它就是个脑洞……



+

张起灵坐下来,抬手试了几个音。
好似找到了什么感觉,他微微勾了勾嘴角,垂下眼睑弹奏起来。

赤色金边的单衣穿在那人身上比想象中好看很多,吴邪想着,把藏袍外套跨在臂弯里,靠上门框。

那人的手指修长有力,节骨分明,翻飞于黑白键之间灵巧得犹如翩跹的蝶。

那双手毁过墓室刁钻的机关,握过各式夺命的兵器,也曾一次次救他于水火——这会儿配上黑白的琴键,意料之外的和谐。

他们所在的房间位置靠里,窗户设在钢琴边,阳光从窗口洋洋洒洒落进来,那人周身便像是镀上了一层光。

褪去了凛冽气息,显现出几分温和的张起灵,吴邪看着他想,简直好看的要命。


琴音渐急,反复回响起同一个旋律,明明双手翻飞,那人表情依然如最初一脸淡然的样子,不见丝毫变化。

张起灵是这么一个人,他所有情绪都敛在内心深处当没存在过,这么多年来活的像个死人。

直到他遇上吴邪。

吴邪是个倔脾气,跟在他身后怎么都撵不走,爱惹麻烦还不自知,明明能脱身出局却为了他深陷其中,执着地要替他摆脱宿命,不惜把自己搭进去。

誓与他同进退。

他表面上波澜不惊,里头却犹如狂风暴雨。

事实上他替吴邪觉得不值。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,完全不值得吴邪这样对待。他欠吴邪太多,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对等地回报。可若是让他就这么放手,亦不甘心。


曲调渐缓,吴邪看着张起灵有些出神。

十年约定之日,他如约在长白山等着。见到张起灵时一句话也没说,只给人披上准备好的外套,然后沉默着领人下山。

他们没有立刻回去吴邪的小铺子,而是呆在山下。张起灵不说为什么,吴邪也不问,就这样待了十来天。

今天突然地,张起灵带他来这里。


弹出最后一个尾音,张起灵偏过头来。

“阿克班玛。”

他语气平淡,吴邪却从中听出了愉快的感觉,甚至带了如释重负的轻快。

“挺好听。”他朝张起灵笑笑,走过去给他披上藏袍外套。

张起灵看着他,拉他一起坐下。

吴邪忽地笑出声来,张起灵也不说话,他愈笑愈狠,笑的弯下腰去——
“走吧,”张起灵轻柔地摩挲他的肩背,“吴邪,带我回家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他掩住酸胀的眼,笑着回道。


FIN.

评论
热度(3)

© 挽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