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苏兰】这一番痴心不移




+


那黑影立在花树下,朝他望过来。街边人家的灯火映在那人脸庞,一向清冷的眸子此时却像沾染上了跳跃的火光,平添了几分温柔。

方兰生踉跄起身,因微醺而佝起的背脊不自觉挺直,紧攥着衣角的手指也松开——

他跌跌撞撞地朝那人跑去,被石子绊住摔倒,惊慌地抬头,花树的枝条被风吹起,灯火影影绰绰。粗糙的沙砾将手掌磨出了血,疼痛感令他混沌的思绪清醒了些。

竟喝出了幻觉………

他想起尹千觞成天挂在嘴边的话。

……什么一醉解千愁,古人欺我。

反正摔也摔了,他不管不顾地想着,费力翻个身大大咧咧躺倒。夜半时分也无路人,就算有,恐怕也没人愿去惹一个醉鬼。他盯着皎洁的月,思绪又开始放空。

他成家立业了多少年,就离那人远去了多少年。 就算那人没有散魂,他方兰生也一样要回琴川,一样要当这方家老爷,这是他的责任义务,他不能逃。而那个人……那个人,不会属于他。

小说里头都写着,年轻的侠客有红颜知己相伴,意气风发仗剑天涯,理所应当,也合该如此。

不会有他。不会。



新伤不愈与旧伤重创相比,哪个更伤人心。

方家老爷嗤笑一声,自嘲似的阖上眼。


有人缓步而来,在他身旁停住。方兰生迷迷蒙蒙睁眼,复又闭上,用手臂遮了,衣袖未盖住的唇角颤抖起来。
擦破的手掌被抬起,温热的触感和熟悉的药香告诉他,伤口正被温柔的处理。脸上没了遮挡物,他只得闭紧双眼,死死咬住嘴唇才不至于颤抖的更加厉害。

“……兰生。”

“兰生。”

“兰生。”

……


方兰生牢牢的抓住那双手,安静地淌下泪来。



FIN.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挽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