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千宏】Dear

Dear

* 何以解喜,唯有码字。

* 本意是想写老夫老夫日常的,想看千千跟宏宏撒娇√

* 第一次用第二人称,好像过于意识流了,能看懂的都是有缘人


* 与真人无关,与真人无关,与真人无关

 

以上都OK的话,

↓↓↓

 






[ 全篇千玺视角 ]

 

 

      你在半夜惊醒,心率过速,几近缺氧。你眨眨眼,眼前一片漆黑,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梦境里缓过来。恍惚间有人说着话,向你靠过来,一下一下替你顺着背。你正要摆手表示不必担心,却发现身旁其实空无一人。你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,扭开床头的台灯,环视了一圈。房间不大,你正坐在一张略宽的单人床上,面前是挂着时钟的墙,往左是双开门的衣柜,拉拢了的暗红窗帘,窗台的桌上堆满了书和各式纸张。你的右手边是床头柜,刚刚拧开的台灯就在上面。你思考了几秒窗帘的颜色,并没有得出有用的结论,于是你下床趿了双凉拖,准备去厨房热杯牛奶。

 

      走到门口你才发觉自己穿着夏天的睡衣,而房间的温度此刻像是约定了一般猛然回升,你受不了地打开房门,客厅也是一样的闷热,到厨房不过五六步的距离却已出了一身汗。你隐约觉得这样的天气不太对,但现下最紧要的是给自己降温,你在冷冻柜翻到几根冰棒,喜出望外地撕了包装咬下去。

 

      吃完所有冰棒才稍微压下一点暑气,身体有些软绵绵的使不上力,你没有多想,去洗了手,甩着水走进客厅。你记得电视机前的矮柜放着中央空调的遥控器,事实上你已经把客厅翻了个底朝天,压根连个影子都没见着。耳边时不时有声音出现,忽近忽远,每当你想要细听时便消散,一来二去折磨得你没了耐心。空气似乎变得更加沉闷,你觉得很是烦躁,打开电视想缓解压力,荧幕上跳跃的雪花点彻底激怒了你。

 

      你摔了电视遥控器,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吼声,泄愤似的伸脚去踹沙发,可你忘记了你的身体使不上力,反而把自己的脚趾头踹痛了。你喘着粗气,仰面倒地,不知是不是该骂自己一顿。刚才的声音又出现在耳边,这次清晰了一点,你努力去分辨了,好像叫的是你的名字,声线听着极为熟悉。

 

      那声音显得有些急促,你晃了晃脑袋想安慰几句,自己没事,别喊了,张开嘴做出几个口型,过了几秒,你颤抖着手去摸自己喉咙,又尝试着想发出音节。你感受到皮肤下声带的震动,却无法感知到自己的声音。

 

      你突然觉得许多地方都不对劲,先前在卧室的疑惑此时又浮现出来,你伸手把右脚拽上来查看,本应有痛感的地方按上去没有丝毫不适。之前会觉得痛只不过是自身潜意识在大脑形成的指令,事实上你刚才并没有痛觉。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又很快冷静下来,思考了一会,决定回到卧室中。

 

      你费了些时间站起来,空气中浮动的热流似乎有减弱的倾向,之前围绕着你的声音也变得遥远了起来,而此时你无暇顾及其他,拖着发虚的身子走向卧室。门还开着,你努力支撑着自己走到床边,脚下像是踩着棉花。房间内的温度似乎没那么高了,你昏昏沉沉地想到,陷进床铺里,黑暗瞬间席卷了一切。


 

… …

 

 

      你猛然惊醒,心率过速,几近缺氧。你眨眨眼,眼前一片漆黑,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梦境里缓过来。恍惚间有人说着话,向你靠过来,一下一下替你顺着背。你摇摇头表示不必担心,想伸手搂着继续睡,触感却是一片湿冷。身旁的人扭开了床头灯,正拿着一块湿毛巾想敷到你额头上,被你的眼神吓了一跳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做噩梦了吧?”他缓缓靠过来,一副没怎么睡醒的样子,替你捋顺头发。你感到莫名的心安,想要说些什么,他制止了你张口的动作,拿来一杯温水和几粒药,看着你咽下,又让你躺好敷了毛巾。你看着他收拾药盒的背影,心里柔软又安定。身体比心思更加诚实,你拿下了额头的毛巾,他似乎没想到你会从背后搂上来,身体有一瞬的僵硬,不过片刻又放松下来。他把药盒放进抽屉,踢了拖鞋转身抱回来。你埋头在他颈窝,无意识地蹭着,呼吸间都是淡淡的沐浴露香气。你们两用的是一个牌子的沐浴露,是某天他突发奇想拉着你到超市去挑的。他微凉的皮肤对于现下发着烧的你而言甚是舒服,你满足地喟叹着,发出几个无意义的鼻音。

 

      “——每次生病都这么黏人。”

 

      你听见他低低地笑了起来,“到底谁才像小猫啊?”

 

      声带振动的音效透过骨骼变得更加浑厚,传达到你的耳中,像是轻柔的鼓点,咚咚地落在你的心里。你半闭着眼,搂着腰的手紧了些,挪了挪腿,看他把被子扯上来裹住你们两,又拿开了床头两只轻松熊,把枕头拼在一起,这才带着你一起倒在床铺上。你看着他两眼弯弯,倒映出的你也是一脸笑意。

 

      你开口问他自己怎么会生病——你怎么会不知道缘由,你只是想听他说话。他没好气地瞪你两眼,无奈地开口道好友们特地赶过来给你过生日,一群人开开心心地多喝了一些,你又在街上吹了冷风,回到家就开始发烧。你听着他略带抱怨的口吻,看他微微皱起眉头,眼里却带着一丝笑意。你无意识地勾起嘴角,又被瞪了一眼。“睡觉吧,明天就好了,” 他又给你掖了掖被角,灯光浅浅地浮在他发梢,随着他的动作颤巍巍地跳跃着,像是飞舞的精灵。你眨眨眼,含糊地应了,又埋进他颈间。

 

      你听见咔哒一声关灯的声音,他缩回被窝的手顺势捋了捋你的头发,又轻轻吻了吻你的发旋。“生日快乐,晚安。”

 

      你蹭了蹭对方的脖颈,呢喃着道了晚安,安心地陷入了睡眠。

 

 


FIN.




我这边还是11月28号,这就是给儿婿的生贺我不管




评论
热度(40)

© 挽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