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苏兰】此情无关风与月



便好像是约定俗成一般。

那人就该被少女理所应当地抱紧,乘着黑龙去度过他们仅剩的时分。他在后头伸手,空留一腔酸楚。

佛曰,不可说,不可说。

他便遵了这箴言不语,回头,噙着少时憧憬的温润如玉的笑,遂了那人的愿,返身去担他的责任,还他的债;去做那君子如兰,温文尔雅,再不踏出琴川半步,连孤独的自由都失了去。

只是自那天起,未敢独自一人,怕想起那眉间点砂,泪如雨下。

 





后来每到女儿生辰,他总会亲手给她梳洗更衣,然后提笔在她眉间落下一点朱砂。

      “爹爹,沁儿的衣裳不好看吗?”

——怎么会呢,沁儿在爹爹眼里最漂亮了

       “那爹爹身体不舒服吗?”

——没有啊,爹爹身体好得很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为什么,爹爹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呢?”

——那是因为……爹爹太高兴了啊…………




此情无关风与月。

那是年少轻狂的梦,不适合时常忆起。

 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挽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